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巫之邪术
巫之邪术

巫之邪术


在马来西亚南部一个部落叫“东罕哥洛”位于吉兰丹,有位身穿白衣袍、赤着脚、脸上佈满阴邪恶气、年约四十岁中年人在街走,在此处没人不知晓他是谁,在他身旁路过的人都俯首双手合十向他敬礼,并称呼叫阿旺法师。

  阿旺法师是一位法力高强的巫师,好多外来的信众不惜身体劳苦,每年中秋都要来见他。只见他步进了一间棺材店,但他没停留店中,店主见了急忙向他敬礼后带他进入后堂,原来所谓的后堂便是我们叫的停屍间。

  进了后堂,里面置放着无数死屍,只有中间特别摆放一具屍体,眼见此屍是个女屍,估计死龄不过二十五,屍身佈满斑点。阿旺法师见了点点头,眉心一笑说了声:“好。”

  从怀里拿了些粉状物和一些茉莉花洒向屍体,口中念念有词,突然间屍体上的斑点消失了。跟着阿旺法师提了根蜡烛移向女屍的阴道,拨开了阴唇往里头插,用刀片把阴毛剃下后便点燃已置放的蜡烛,用瓶子来盛载从阴户所滴下来的液体。

  一切都很顺利地完成,然后阿旺法师走近女屍旁,用刀把乳峰上的乳头给割下,张开口吞掉了,吓得老闆目瞪口呆!

  第二章

  回到了住处,见到有三个人已在门外候着,阿旺法师合指一算,阴沉笑了一笑。那些人见法师回来了高兴地直喊:“阿旺法师!”

  双手合十的敬礼。

  他不作任何回应,走进他的住处(山洞)这时候那些人跟了进来,突然阿旺法师大喝一声:“陈大伟,你把身上的符丢掉才好进来,不然我不客气!”

  大伟这时脸上一青,急忙跑出了山洞不敢进来,其他人不禁深深相信法师的威力。

  阿旺法师坐下后,便指向其中一位女人:“你找我何事?”

  少女回答:“法师,我叫陈玉清,大伟是我哥哥。”

  阿旺法师:“我没问你叫什么名字,也没问你他与你什么关系,我只问你找我何事?”

  玉清回答:“我从香港来的,是由朋友介绍。我在夜总会上班,是不卖身的那种,想求法师助我能从他们手里弄到钱和听从我。”

  阿旺法师:“只要你肯脱便可以了,何需求我?”

  玉清回答:“法师,如果我脱只能一次,往后他们也不会再给,没有用啊!

  我要的是他们会无条件奉送。“阿旺法师:”

  你好贪心,你的意思是要我帮你下降?“玉清回答:”是的,请求法师答应!“

  阿旺法师:“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到来,材料也准备了,但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玉清回答:“只要能达成所愿,我什么都会答应!”

  阿旺法师:“那你把衣服给脱了,让我看你身体可否适合用降?”

  玉香出声:“姐,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玉清回答:“妹,只要能从愿,我什都不怕。法师,是在这里脱吗?”

  阿旺法师:“是。”

  玉清站了起来脱下外套,伸手开始解开钮釦,露出了半透明的通花乳罩,阿旺法师看得两眼睁得大大的直望着她那乳峰。

  玉清把上衣脱了,问道:“法师,裤子也要脱吗?”

  阿旺说:“是!脱了。”

  玉清跟着解开牛仔裤的钮釦,再拉下裤旁拉链把裤褪下,身上那条小得不能再小的通花透明内裤已呈现在法师面前。

  玉清说:“法师,我已经脱了。”

  阿旺说:“那你走向前来。”

  玉清走向法师身边说:“法师,可以用降了吗?”

  阿旺说:“把胸围和内裤也脱了。”

  玉清把手往背后松开了胸围的釦子,胸围脱下立即露出36C白里透红的乳房和粉红色的乳头,随后她把内裤也脱了。

  阿旺法师:“过来这里躺下!”

  玉清躺下后,法师双手摸了摸她的乳房,手往下翻开阴唇把中指插进阴道,听到玉清“嗯”了一声,法师的中指在下体撩动,拇指按揉阴蒂。玉清本身是一个很敏感的女人,平时自己弄也很快高潮,哪经得起给他这般玩弄,阴道已开始湿润……

  阿旺法师:“我除了要分一半你得到的钱之外,还要得到你的肉体,和你做爱。如何?”

  玉香说:“姐,你可要考虑清楚。”

  也许玉清刚被他挑起了欲火,内心还未平复,红着脸颊:“是在这里吗?现在?”

  阿旺说:“是!”

  玉清说:“妹……麻烦你出去一下可以吗?别让哥知道。”

  玉香说:“即然姐你决定了,那我就回避吧……你做好了再叫我进来,小心啦!”

  法师说:“不,我要你留下在旁边看着!”

  玉香说:“那怎么行?怪害羞的。”

  法师说:“难道你不想帮你姐吗?”

  玉香说:“我很想帮……但要我在旁边看怪难为情的,万一我……”

  法师说:“因为你五行属木,生肖又属免,会给你姐姐很大帮助,懂吗?”

  玉香心想:这法师法力好高,我没说过我的生辰八字他已知道,连哥的名字也知道,但要我在此观看怪难为情的,万一我看得性起怎么办呢?那滋味也不好受,男朋友又没跟我过来,到时找谁要呢?又万一法师兴起连我也不放过怎好?

  对呀!这里又没有安全套!

  玉香说:“姐……你过来一下。”

  玉清说:“怎么啦?妹,你会帮姐吗?”

  玉香说:“不是讲这问题啦,我想问你可有安全套吗?”

  玉清说:“对呀!不知他有没有?”

  玉清走了过去,红着脸小声的问道:“阿旺法师,不知你有没有安全套?”

  法师说:“我这里没有,你不用怕我会有性病,我身上有百毒不侵之能。”

  玉清说:“不是呀!阿旺法师,我这几天不是安全期……怕怀孕……”

  法师说:“哈哈!这你更不需要害怕,我不会有小孩,我命是绝生育的。”

  玉清心想:那还好,起码不用担忧怀孕和病毒之类,也可以今天完事,不用跑多一趟!

  这时法师小声在她耳边说:“你想你日后会更好,就必须得到你妹的帮忙,其实你妹性欲极强,只要你过去加以挑逗她必会答应。”

  玉清听后就光着身体走过去玉香身旁,倚在她身旁搂住她,在耳边说不必担心安全套之事,也把手放在她胸部轻触,用自己的乳房磨擦她侧边乳峰……第三章

  玉香听了之后,知道不用为姐担忧,也就放心多了,但她觉得姐姐好像怪怪的,一直藉故摸她胸部,便小声问:“姐……你怎么啦?一直摸着我的胸啊!”

  玉清:“妹,因为姐等会要和法师做爱,心里紧张,又不知法师做爱技巧如何?我下面又乾怕给弄痛了,所以先热热身嘛!”

  玉香:“原来如此!那我也该帮你一把。”

  她也摸了摸姐姐的乳房,心想姐姐的乳房不但又美又挺,还有粉红色的乳头,很想亲一亲。其实她被姐姐摸得也很舒服,忍不住将手往下摸,由胸部摸下肚子再往下到阴户,碰到阴毛感觉都沾湿了,就说:“姐姐,你下面湿了。”

  “是啊……妹!”

  玉清心想也是时候了,手慢慢从T恤底部伸了进去,说:“妹,我可以伸进里面吗?”

  “随便啦……姐。”

  其实她的手早已摸了进去,也把胸围的前釦给解开了,现已正在玩弄着她的乳头。

  她听到妹妹开始喘气动情了,为了证实无误,她拉下她牛仔裤的拉链伸只手进去,内裤已经湿透了,她用手指从内裤的边沿伸进去,哇!简直是泛滥。抓紧时机在她耳边问:“妹,你可以答应法师在旁边观看吗?算帮帮姐了,好吗?”

  这时候的玉香已欲火焚身,便应了句:“好!”

  “谢谢妹!”

  玉清跟着走了过去法师身旁说:“她已答应了。”

  阿旺法师笑了一笑,便摸向她的乳房,又把嘴凑过去亲她的乳头,不停地舔吮粉红乳头,那一阵阵的骚痒让玉清不停地喘气,终于忍不住“嗯……啊……”

  的叫起来,手也开始摸向阿旺法师的鸡巴,“哇!”

  的一声喊了出来。

  在旁的玉香被姐姐抚摸后,欲火难忍的情况下也转过身偷偷摸自己的阴蒂,突然听到姐大喊一声,也急忙回过头来:“什么事?姐。”

  “没什么……妹你看!”

  玉香一看也喊了出来:“哇!”

  原来玉清摸到一条八吋长的阳具,还有乌黑黑而会发亮的龟头。玉香看得目瞪口呆:“姐,你可要小心!”

  玉香看了后心情七上八落,而玉清面对着这条毒蛇不知是喜还是忧,爱不释手般抓在手里,那龟头却不断点头似的抓又抓不稳,心想可没试过如此这般的巨物,不知待会弄进去会痛死吗?

  “亲亲它!”

  玉清听后,带着恐惧心情把嘴凑了上去,法师眼见樱桃小嘴凑了过来,用手把她的头按下,玉清惟有亲下去……哪知亲了后感觉很有亲切感,用舌尖舔了舔,很自然便用嘴去含,谁知越含越有味,内心的恐惧也随着佔有欲而消失了,但怎样也不能把整条吞嚥进去。

  这时候法师把她推倒以69式躺下,变成法师在玉清上面插着玉清的小嘴,每一下的挺进都给玉清带来了喜爱与恐惧。法师用手轻轻在玉清阴毛上一扫,用鼻子凑前一闻,拨开阴唇伸出舌头往肉缝里礸,“啊……啊……嗯……”

  玉清忍不住叫了出来:“啊……唤……噢……哟……”

  舌尖拼命在阴蒂上打圈,淫水已沾满大腿,下体不断向上迎合舌尖的到来。

  “啊……弄进点……嗯……对……用力吸……啊……妈……救命!我不行了……要来啦……吸……用力吸……啊……来了!”

  只见玉清拼命地握住法师的鸡巴,身体像抽筋似的不停地喘气……

  心情平复了许多后,才羞红着脸知道刚才失态。

  第四章

  阿旺起身用舌舔了舔嘴巴,露出阴险的一笑,原来他在吸的过程里,用咒语把吸来的人气传给了养在瓶子里的鬼仔,难怪玉清刚才如此兴奋,像虚脱般似的还被蒙在鼓里,眼望法师的鸡巴依然挺硬,虽然已泄了一次,但内心的空虚又令阴户骚痒起来,不知法师还会继续吗?

  阿旺走了过来搂住她:“怎样,舒服吗?”

  玉清含羞低着头:“嗯……”

  “你喜欢我的鸡巴吗?”

  阿旺问。玉清红着脸不知怎样回答,含糊回了声:“嗯。”

  “那你现在喜欢含我的鸡巴呢?还是要插进阴户里面?”

  阿旺搂住玉清的时候,鸡巴正好顶着玉清的阴蒂,玉清忍受不了,也用阴户在龟头上磨擦,淫水不断涌出,“你叫我怎样答你嘛?”

  羞着脸回答的时候,手情不自禁地摸向卵袋,用指甲抓弄睾丸。

  “看,我的龟头也给你弄湿了。”

  “你别再玩弄人了好吗……”

  “那你想不想我插进去呢?”

  “嗯……怎答呢……想!”

  阿旺:“那我要插了!”

  玉清:“你真的无病无育吗?女儿家始终会担心的嘛!”

  阿旺:“当然,我不骗人!”

  玉清:“那你就插进来吧,不过我从未试过那么大的,你可要轻点喔!”

  阿旺:“放心。”

  接着用手拨开阴唇,提起龟头慢慢插进去……

  玉清:“啊……进来了……轻点……慢点……啊……”

  心里又喜、又怕、又爽,“再进一些……啊……慢……慢进……再来……”

  淫水不断地涌出。

  阿旺:“怎样,我的鸡巴尺寸适合你用吗?”

  玉清:“好……适合……快再进一点嘛……就到了……你进了多少?进完了吗?”

  阿旺:“还没进完,一半左右啦!”

  玉清:“我的妈啊!我怕回去后,要到性商店买一支和你一模一样大的假阳具来用才行!恐怕日后也难找到像你这般的巨物了……啊……再进点……快!”

  阿旺腰部用力一沉,整支八吋长的鸡巴全挺了进去,直达花心。然后用龟头磨擦,顶住花心拼命往里钻……

  玉清被他一刹那的挺进直达花心,顿时兴奋得连眼泪都流了出来,下体的充实感是前所未有,阴户里头酸溜溜的带动着无数蚁咬般的难受,叫床声也佈满了整个山洞:“法师……求你动一动……很痒……求……快点……啊……”

  阿旺:“那我来了!”

  他提一提气便开始抽插,由慢至快,每一下都挺进到阴道底部。

  玉清:“啊……好爽……快点……哇……大力点……快……我……就来……

  了……快……大力……好……哇……啊……我来啦……法师……我是你的啦……

  啊……我爱你……再大力点……哇……哇……快……哟……不行……我又要来了……要死啦……快……求……你……哇……哟……快扭我的乳头……那是我最敏感的……求你……妹……帮我吸我的乳头……法师……大力插……我不想活……

  扭我乳头……对……大力点……哇……啊……来啦……我的爱人……我抵不住啦……啊……我的妈啊……啊……激死了!“法师见状也不等了,开始狂抽猛插,每一下都狠狠地插入……疯狂的叫床声令他感受到自己的威猛力量来满足了他内心的大男人心态,再也忍受不住了,一股阳精像炮弹似的给轰进了玉清阴户里……

  玉清刚泄身不久,又遭受到如此这般的狂攻,滚烫的鸡巴热力笼罩了整个阴户,突然被一股热辣辣的浓精击中花心,冷不防备之下又带动了另一幕高潮。

  第五章

  经过一阵激战后,两人满足地向对方展齿一笑,而在旁边观看的玉香,也忍不住把手伸进内裤抚摸阴蒂自淫,眼见他俩已完事,无奈偷偷把手缩回,强把心头的欲火抑压下来,以抱怨的眼光瞪着他俩。

  谁知这时山洞外有个影子在闪缩,原来刚才的一幕淫戏,全被躲在洞口的大伟偷看到了,他也忍不住掏出鸡巴套弄,眼见他俩已经结束,唯有收回鸡巴,静悄悄退出山洞。

  法师:“玉清,你把这油收下,每当你的猎物出现,只要涂在手心接触对方就行。”

  原来刚才烧那女屍的下阴是为了这个用途。

  玉清:“法师,那我弄来的钱如何转交给您?”

  法师:“噢!那不过是我在试探你罢了,不用当真。我有的是钱,足见你也很诚心,那你明年八月十五再来,当天你来会穫益不浅的,记住了!”

  玉清:“是!法师。”

  法师:“天色已晚,你们趁早下山吧!我送你们下去。”

  玉清:“不用了,法师您也累了,我们自个走就行了。”

  法师:“不!你拿着我给你的东西下山,没我护送,你们哪下得了山呢?”

  玉清:“为什么呢?法师!”

  法师:“没有我护送,那些毒蛇猛兽、野鬼以为你们偷了我的东西,哪会放你们下山?”

  她俩听后对法师的法力不单更深信不疑,简直是佩服!

  “走吧!”

  这时阿旺法师起身送她们下山,但双眼仍然盯着玉香的乳峰。

  在外等候的大伟见她们出来了,赶快迎向前去,见法师也跟了出来,忙向法师说:“法师,我早已把符给丢了!”

  法师说:“没什么,我只是吓唬你罢了。

  哈哈!“走到山脚时,法师突然向玉香背后一拍,吓得玉香大吃一惊,法师解释说:”

  没什么,我见有只蚊子,怕那是毒蚊,把它赶走而已。“玉香这才定下心来:”

  哦!“法师:”

  好啦!我就送你们到此了。放心,这里治安好,你们自己乘车回酒店吧,再见!“法师说完,跟着就转身走回山上了。

  阿旺法师这时候脸上沾沾自喜,原来他已把降落在玉香身上,就是那一拍,已把女屍的屍斑输送给了她……他心里盘算着:这玉香不出三个月便是他的笼中物,原来玉香偷偷抚摸自淫时被他看到了,也因此对她产生了欲念,而最令他难忘的便是她的乳房!

  她们乘的士回酒店途中时,玉香忍不住小声问玉清:“姐,刚才的感受怎么样?你来了几次?”

  玉清说:“妹,我从未试过如此美妙的高潮,可说是欲仙欲死的感觉。唉!”

  玉香:“怎么了?姐,你为何叹气?”

  玉清:“没什么……只是有点失落感罢了!不知何时才有机会可以再试多一次?”

  玉香:“明年中秋大师不是已约了你吗?”

  玉清:“那不过是庆典罢了,更何况到时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的!”

  玉香:“这倒也是……”

  玉清:“还是到性商店走一趟,买一支像他那样大的来自己弄弄。你可要陪我去喔!我从没到过那种地方,怪害羞的。好吗?”

  玉香:“可以,不过你可要借我用哦!”

  玉清:“行!对了,你刚才自己弄了吗?”

  玊香:“还说哩!我本想帮你热身的,哪知你摸进我里面,弄到我心痒痒,又看见了那条巨物,心里不知多难受,不自己偷弄怎行?”

  玉清:“那你解决了没有?”

  玉香:“还没啦,心里老怕会给你们发现,总是差那么一点点,不如今晚你帮我好吗?”

  玊清:“恐怕不行了,我今天来了三次,倦死了,现在下面还有些痛呢!”

  玉香:“唉,那我只好自己来了。”

  这一番谈话内容全给大伟偷听到了,只可惜她们都是亲妹,但内心的欲火、挺起的鸡巴,唯有靠自己解决了!

  第六章

  他们的车子已经抵达酒店,付了车资,各人回房整理一番后,准备享用酒店的自助餐。他们忙了一整天,如今又能如愿以偿得到法师帮助,玉清除了感谢他们陪同之外,还答应日后必定会答谢他们,但玉香则恐怕日后会有麻烦,玉清则说:“法师已经是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之人,他甚至连我的钱也不要,还会害我们什么?”

  玉香想想倒也是。

  趁玉清上洗手间,大伟便上前问玉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不然母亲问起叫我怎么回答?”

  玉香心想也是,便约晚上到他房间再谈。

  夜晚,玉香得到玉清的同意之下,来到大伟门外,按下门铃:“叮噹!”

  其实大伟又哪会不知她俩做过什么?只是不知玉清所求何事,而且今早的欲火未消,又垂涎她的美色,脑子里只想着怎样才能得到她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听门铃响了,知悉玉香到来,鸡巴即刻挺起,他马上把衣裤全脱了,只穿件小内裤去开门。

  玉香走进房间才发现,原来哥哥只穿了条内裤,脸上立即泛起红霞,马上坐到沙发去不敢正视,但眼角仍然偷望着那小三角裤,心想:他鸡巴为何会挺起?

  难道是在手淫?那我岂不是破坏了他的好事?原来哥的鸡巴挺大的,还有些毛从内裤的边沿伸了出来。

  而大伟见她穿了棉质睡袍,正大失所望之时,却发现原来衣袖的孔很阔大,透过胸口三个钮釦的空隙,还隐约可窥见半个乳房,马上又喜上心头,立即倚靠她旁边坐下。

  玉香:“哥,你为何不穿上裤子?”

  大伟:“刚才不小心弄湿了,行李又装好了,麻烦去找嘛,你不介意吧?”

  玉香:“噢……没关系。”

  大伟:“玉清到底所求何事?要跑到这老远来,让我还无故挨骂!”

  玉香:“哥,姐姐是求法师为她落降,要其他人都听她的。”

  大伟:“原来如此。那法师要了玉清多少钱?”

  玉香:“法师可没要钱。”

  大伟:“不会吧?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我不信!”

  玉香:“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呢?”

  大伟:“那没条件吗?你相信法师的功力了?”

  玉香:“法师的功力我相信,他甚至连你的名字也知道。至于条件是有,那是……”

  大伟:“是什么?”

  他不停地偷望着玉香的领口,偶而可看到白色乳罩。

  玉香:“是……和他做……爱。你可别告诉姐说是我讲的,我可不会承认的啊!”

  大伟:“妹妹,其实我在洞外已窥见到了。”

  玉香:“什么?你看到什么了?看了多久啊?”

  大伟:“我全看到一清二楚。哈哈!我也看到你欲火焚身,在……”

  玉香:“你好坏哦……偷窥!”

  脸上羞红得像火烧一样,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

  大伟:“妹,我见你也挺难受的,我也一样……你解决了没有?”

  玉香:“你怎么这样问嘛?怪难为情的!”

  大伟:“怕什么?又没外人。解决了没有嘛?”

  玉香:“还……没有。难道哥你刚才在……”

  望一望他的鸡巴,依然坚硬地翘挺着。

  大伟:“不,但有试过。我也是很难受才……但始终泄不出。”

  玉香:“不会吧?见你状态挺好的。”

  这次她放开了胆子去看,看得心里痒痒的。

  大伟:“妹,那你为何还未解决呢?难道你不想了?”

  玉香:“我……想,只是还没开始。那你为何不能完事?”

  大伟:“我一向都要异性帮助才能成事的,我女友此刻又不在,所以不能完事。”

  玉香:“原来如此。”

  心想:你若不是我哥哥那多好。想了想,下体又湿润了。

  大伟:“妹,我见你把手伸进内裤里摸的时候,到底舒不舒服?”

  在和大伟的谈话中被不断挑逗,勾起了她在山洞时的回忆,此时下体痕痒无比,双脚紧闭想阻止淫水流出,但整个阴户却早已被淫水淹没了。这时候发现大伟已倚靠身旁,把手搭上她的肩膀,在她耳边轻轻说:“舒不舒服嘛?”

  她不知所措的情况下只应了句:“嗯……”

  大伟又问:“像不像这般……舒服?”

  原来大伟已把手摸向她的乳房,轻轻的搓揉着,手指在轻按她的乳头;另一只手从睡袍底部伸进里面抚摸大腿内侧,一直往上面搜索,已摸到了内裤边沿,接着用手指挑开内裤摸到了阴毛,再拨开阴毛轻抚阴唇并且在洞口打着圈,中指又在洞外似进非进地挑逗。

  玉香口中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啊……嗯……嗯……呀……噢……哟……

  哥……我们不……能如此……我们是……兄妹……啊……哟……啊……我受不了了……我高潮会来的……停一停好吗……我们是兄妹……啊……我快来了……停……啊……“大伟:”只要我俩用手抚摸不做爱,哪会是乱伦呢?我的难受需要异性帮我解决,你待会也是用手指自慰,我们现在不过是交换手指玩罢了。你也来摸摸我的鸡巴吧,反正你刚才不是偷望过几眼了吗?我答应你,我们不做爱便行了,好吗?“

  玉香心想:也对啊,反正不做爱就行了,只是属于互相交换手指寻乐,哪有问题,还可以帮到哥哥。于是把手摸向哥哥的鸡巴,那东西又硬又热像根火棒,感觉上不比法师的差。

  玉香说:“哥哥你可要答应我,不可以做爱啊!”

  大伟:“哥答应你。舒服吗?”

  玉香:“嗯……舒服。你会很快泄吗?啊……嗯……”

  大伟:“不会,我持久力不差。我可以把你的睡袍脱了吗?”

  玉香:“好。

  你也脱吧!“于是大伟把手从她内裤里抽出来,将沾满了淫水的手举在她眼前说:”

  看,你下面已经湿透了!“玉香:”

  哥……你别笑人家好吗?“大伟说完后把湿淋淋的手指放进嘴里吮,玉香见了低下头红着脸,心里却好高兴,暗想:哥肯把我的东西给吃下去,我男朋友都办不到呢!心底里讚了句:”哥,你真好!“

  这时大伟解开了她领口的钮釦,每解一粒,心便蹦跳一下,解了三粒已见乳罩,急不及待地在上面亲了一下,再把整件睡袍从下而上给脱了下来,称讚道:“好美啊!”

  拥抱着她在脸颊上亲了几下,小声问:“把乳罩也脱了好吗?”

  玉香:“好……但内裤不可以脱啊!”

  于是大伟伸手到她背后摸,玉香笑道:“笨蛋,前面啦!”

  跟着自己用手往釦子一卡就解开了,大伟马上把乳罩脱下来。

  36C的一对乳峰袒呈在大伟眼前,粉红色的乳头太美了,马上用手握着来亲,舌头舔着乳头,鼻子拼命地吸嗅那乳香;玉香也摸向他的鸡巴,滚烫的鸡巴摸在手里有无比的充实感,却带来了下体的难忍空虚。

  大伟拼命用嘴巴与舌头去亲她的面额、耳珠、颈项、乳峰、乳头,手指从内裤边沿伸进去撩弄阴唇,只听到玉香舒服地低哼着:“嗯……啊……舒服……嗯……嗯……”

  大伟由胸部一直吻下到小肚,再用舌尖伸进肚脐里舔撩,中指却在阴户沿着洞外打圈。

  玉香开始忍受不住了,阴户左右摆动,口中喃喃低语:“啊……嗯……哎哟……哥……我里面好痒喔……求你……啊……快……嗯……吻下……一点……求……哥……是……”大伟听到后便往下移,已经抵达阴户旁的内裤边沿,玉香:“

  啊……再下……一……点……我快来了……“大伟隔着内裤在阴户上吻,舌头不停地撩弄凸起来的阴蒂,玉香:”

  伸进去……快……求……“大伟将舌头从内裤边往里挺进,玉香:”

  再……进……“大伟:”

  妹,我进不到呀,被内裤挡住了!“说完再把中指向洞内伸入少许,舌头仍然不停撩弄。

  玉香这时已忍耐不住了,伸手拉下内裤,说:“哥,帮我脱了它……啊……

  快……“大伟马上顺手一扯,整个阴户便露在眼前。

  玉香说:“哥,可以帮我亲亲下面吗?”

  大伟应了声:“好!”

  马上拼命地亲,还用舌尖撩拨阴蒂,玉香:“啊……好……哟……啊……哥……我好……舒服……把你的……鸡巴……给我……帮……你舔……啊……我……啊……要……

  来了……啊……啊,哟……啊……啊……我受不了……我要泄……啦……我……

  来……啦……啊……“一股阴精从阴道泄出,给大伟全吃进口里。

  玉香待高潮过去后,才喘着气道:“哥……谢谢……你!”

  大伟起身用纸巾抹口,给玉香看见了,觉得哥哥很疼她,随即起身亲了哥一下,用手摸向他鸡巴道:“哥,让我也来亲亲你。”

  跟着也把他的内裤脱了,蹲下身把头凑近鸡巴,张口含住了龟头。玉香用嘴巴一下一下的套动着,舌头不断地在龟头上打圈,大伟:“啊……真舒服……啊……妹……你先躺下来……”

  玉香躺下后,大伟边狂吸她的乳头,边用中指在阴户上揉摸阴蒂、沿着阴唇在洞外徘徊,偶而伸进洞内少许,逗得玉香更加骚痒,淫水不断流出:“啊……

  哟……好痒……“大伟说:”哥和你玩一个花式,好吗?“

  玉香:“好!只要不放进我里面就行。”

  大伟马上昂起身,用手抓着鸡巴将龟头贴在阴蒂上磨擦,吓得玉香忙问:“哥,你做什么?”

  大伟:“别怕啦!”

  接着用手将龟头上下移动,不但在阴蒂上磨,也移到洞口边沿磨擦。

  玉香:“哥,你这样弄……我受不了……啊……啊……鸣……哥……我不行啦……我……啊……我……啊……我受不……很难受……痒……”

  大伟:“那我插只手指进去好吗?”

  玉香:“嗯……好……快……啊……哥……啊……手指细……不够……痒……快点……”

  大伟靠在玉香耳边说:“妹,舒服吗?”

  玉香:“舒服……但……啊……很痒……”

  大伟:“我的鸡巴烫吗?”

  说着把鸡巴凑近她面前,中指还在洞里继续撩弄着。玉香摸着滚烫的鸡巴,爱不释手,手指确实太细了,勾起了片片空虚,完全没有充实感。

  大伟又将鸡巴移到阴户上拼命地磨,玉香:“啊……哟……啊……哟……痒……哥……啊……难受……”

  越来越忍受不住,当龟头靠近洞口时,她也挺了一下,玉香:“哥……好难受……痒啊……”

  大伟把龟头在洞外打圈,弄得玉香不停地喊:“啊……哥你真会……作弄人……我受不了……啊……好痒……我好想要……我……想……啊……为什么你是我哥呢?我怕我会忍受……不了做错事……啊……我受不了……想……啊……”大伟:“

  妹,那我伸进一点点好吗?“玉香闭着眼答:”

  我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很想要……但……“大伟:”

  妹,只挺进头部好吗?“玉香:”

  好吧……

  只是头部没关系……快……“大伟把龟头给挺了进去,玉香:”舒服……啊……爽……再进多一点……“

  不由也用力挺了一挺,哪知道这一挺就进了一大半。大伟喜上心头,开始慢慢抽动,玉香已爽昏到什么都忘记了,也身不由己地配合他:“啊……哟……啊……

  啊……哟……噢……嗯……啊……大力点……进一点……啊……哟……“大伟:”舒服吗?“

  玉香:“舒服……大力……啊……再进点……”

  大伟:“再进就全根插入了呀!”

  玉香:“我不管了……我想要啊……进多点……大力点……啊……舒服……快……插……动……插……我要……快……”

  大伟开始大力地抽动,每一下都插到底,狂抽猛插,插到大伟满头大汗。

  玉香:“啊……哟……哥……大力……快点……我就……快来了……插……

  快点……“大伟:”

  妹,我怕太快忍不住会射在你里面啊!“玉香:”

  啊……快点……不怕……我啊……安全期……你出力插吧……啊……哥……快……我……

  就要……来了……快……会……啊……射在……里面吧……我……啊……要来了……哥……一起射吧……我……啊……受不了……来……了……啊……啊……来哇……我要死啦……“话音未落,一股阴精汹涌而出,烫得大伟龟头一阵酸麻也忍不了了,混身抖一抖,将浓精也给射到玉香阴道里去,两人在床上不停地喘着气……第七章

  玉香和大伟经过一场激战,正躺在床上喘着气,两人深知已犯了乱伦之错,也不知如何面对,最后两人建议,把今天的事当没发生过,日后谁也不能再讲,玉香也离开了大伟的房间回自己房里去了。

  夜深时,阿旺法师在山上仰天大笑,原来刚才的一幕戏是他在背后安排的,由开始从大伟被赶出山洞外,留下玉香在旁观看,直到大伟在洞外偷窥,法师又哪会不知道呢?目的只是要挑起他俩的欲火,藉大伟的浓精,令玉香体内的屍斑复活罢了。

  阿旺法师从腰袋里取出了一支笛子吹奏起来,突然间,有一条很长的眼镜蛇从草丛里爬了过来,这条眼镜蛇身形巨大,双眼发出紫光,它一旦发威却非同小可,用“飞沙走石”来形容当时的情况最合适不过了!因此它也得了个美誉——“蛇王”阿旺法师见它来了,便走向前摸了摸它的头额,目中露出凶狠的眼神,嘴中念念有词,脱下手中镶有红宝石的戒指放在地上,蛇王爬了过去,用身躯将戒指围了起来,张开大口把舌头触在红宝石上面,喷出浓浓大雾。奇景出现了,不知何故那戒指竟然会把喷出来的毒雾一一吸了进去,跟着阿旺法师大喝一声,蛇王瞬即消失无影无踪。法师把戒指拿起,念了两句咒语便戴回手中,盘坐在喷雾的地上闭目打坐,山上又再回复平静与安宁。

  翌日清晨,阿旺法师经过一晚修练后也下山回去山洞,两位中年妇人见法师回来,立即上前下跪敬礼,端出早点给法师享用。这两位妇人,一位叫林婶,另一位叫姆逢拉玛(泰国人)简称为“玛婶”两人在十年前被丈夫抛弃后,在无依无靠的情况下被阿旺法师收留,再为她俩出了口气,她俩为了报答阿旺法师,自愿留下服待左右。

  阿旺法师用完早点后,二人跪在地下,递了一包东西给他,阿旺接过拆开来看,里头是一些女人用过的月经带,这都是她两人为法师在外面通过一些贪钱的家丁、佣人处收购得来的。

  他拿起来看了后甚为满意,忽然间,他拿起一条往鼻子里嗅了一嗅,问道:“你俩可知道这条是从哪户人家得来的吗?”

  经过她俩从包着的塑胶袋推测,知道是从姓万的家丁那得来的,因为这月经带逃不过阿旺的嗅觉,他嗅出这是一名未经人道的少女之物,且是阴年阴月阴日阴辰出生之人,女人本身属阴,加上处女之身未经阳气所破,在巫术里被称为五阴人。

  阿旺想也没想到,在他这一生中会遇到五阴人,深深感受到他师父的法力是何等之高!也开始明白师父当初为何要苦苦的收他为徒了。

  他心中盘算了一会,点点头发出了会心一笑,便把其余的经血带都绑在一个个用黑木头雕成的塑像上面,这些黑木头有的刻得像个小孩子,有些刻得像根阳具;在桌子上只摆放了一种供品,那就是香蕉。

  只见阿旺用刀子把一只鸡的颈项割开,将血淋入新的香蕉里供奉,那些已被供奉了一晚的香蕉,则全埋在香蕉树底下,目的是把那鸡的阴魂导入香蕉内;摆在坛前是为了避免鬼差来把鸡的灵魂带走,经过一晚便可逃过鬼差的追捕了,然后再把它埋在香蕉树底下,吸收日月精华便可成精。

  第八章

  阿旺法师处理了月经带之后,便下山来到市镇,朝着姓万的大屋走去。来到万家门户前,见前外摆放了一对石狮子,据说此乃有镇邪之用,屋顶还透着一端金光直冲云霄,阿旺法师看了心想不妙,紫光代表是帝皇之家,金光则代表仙道之家,那代表万老爷日后会成仙成道呀!

  万家老爷仁祥是一位大善人,他待人忠厚,乐于助人,对佛、道两家都是出钱出力,遇上贫穷苦困的更是慷慨解囊,因此镇里的人都称他为万善人。阿旺法师心知不妙后,马上从万宅的地上捡起一些泥土,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再合指一算。

  经过阿旺法师一算,知道原来万仁祥是白手兴家的,今年已届六十岁,少年勤奋善于理财;妻子翠芳,四十二岁,二老恩爱。育有一子一女,长子政风,年满二十,伴父经商,是俊男一名;小女美凤,芳龄十八,瓜子脸孔,自小甚得父母疼爱,是一名孝女。

  可是,人生又哪会有十全十美的?仁祥自小家境贫穷,要以半工半读来维持家计,后来创业更要亲力亲为,日以继夜地苦干,结果把身体累坏了。早在十年前,因房事力不从心的情况下和妻子分床而睡,妻子爱郎心切也同意了,因此仁祥心有愧于妻子,内心始终闷闷不乐。

  阿旺法师再经过一算后,知悉万老爷成仙后也不过是小仙一名,根本没看在眼里,倒是盘算着该如何着手。因为五阴人对他来说非常重要!最难的是要五阴人自愿,但巫师又不能成亲。

  正在盘算当儿,刚好仁祥迎面而来,他心想:该死的总会死。仁祥一见到是阿旺法师,忙上前合手敬礼,阿旺也回了一个礼给他,仁祥可乐了,能够得到阿旺法师的回礼,是属有褔之人!

  仁祥马上问:“不知阿旺法师驾临寒舍,有行吩咐?”

  阿旺法师答:“我心血来潮到此一看,果然见你家中有端金光直冲云霄,此乃大喜,恭喜你了!不过此金光带有一点青气,表示你受一些烦忧困扰着!且令此金光失颜,一旦金光消失变成青光,祸必临门。”

  仁祥又问:“法师,请问此青光已存在多久了?”

  阿旺法师:“哼!你无须试探我的法力,名利我已有了,讲钱财你还差得远呢!我只不过见你在我镇上稍有名望,一旦你出事我颜面何存罢了。此青光潜伏十年之久,你好之为之吧!哼!话不投机。”

  便走了。

  仁祥追上前喊着:“阿旺法师,请留步!”

  阿旺心想:这招以退为进恰到好处。

  仁祥喊着:“阿旺法师,请您留步,我给您跪下请罪了!求……”

  阿旺停步了,仁祥忙说:“请法师原谅我的无知、罪过!”

  阿旺说:“算了,我也不是小气之人。”

  仁祥说:“可否请法师移步寒舍详谈?”

  阿旺说:“那你可知道我一向的规矩?”

  仁祥说:“当然知道,上茶给您时必定要两杯,是吗?”

  阿旺说:“嗯,对了。那走吧!”

  此时此刻的阿旺喜上心头,一会便可见到那五阴人,内心也不知不觉中紧张起来,加快脚步朝着万宅走去了。

  来到万宅门口,阿旺指着两对石狮子说:“你在门前放这石狮子是谁教的?

  你儿子生肖属免,形成狮子扑免之格,你儿子身体无恙吧?“仁祥恍然大悟道:”是啊!难怪我儿子回来后,身体总是多病。谢谢法师指点,我尽快命人把它搬掉。来人!快找人搬走。“

  仁祥心想:他法力可真高,既然知道风儿属免,那我就有望了!

  进到屋后,阿旺见到满屋端祥之气,里面全部都是放着慈善的记念品,什么赈灾、医院、教育之类的……不计其数。他心里叹句:为什么好人没好报!

  这时候,仁祥命佣人端上了两杯茶给他,阿旺问:“这杯子可是新的?”

  仁祥:“是的,一会儿用膳的餐具也是新的。”

  阿旺:“那好,你可以说出你心中不快之事了。”

  仁祥:“法师,实不相瞒,我中年过于辛苦,劳碌奔波,在十年前已变成性无能,无奈要妻子独守空房,内心实在有愧于她。我所以会问法师那青光是多久之事,只是想推测此事是否与我有关罢了,没想到要对法师无礼呀!”

  阿旺:“我当然知道,要不我又怎会来这呢?”

  仁祥:“那法师您可要帮我啊!”

  阿旺:“好,我帮你,但你必须让我看遍你家的每一个角落,知道吗?”

  仁祥听到法师肯帮他恢复雄风,解他十年的忧愁,马上跪在地上道:“谢谢法师大恩大德!”

  阿旺说:“起来吧,带我去看看!”

  仁祥便带了阿旺法师参观后院,跟着带法师参观了每一个寝房。来到了美凤的寝房时,仁祥敲了敲门道:“美凤,方便吗?是父亲来了,开开门好吗?”

  美凤:“来了……父亲,什么事啊?”

  把门打开了,美凤见有个陌生人,便问父亲说:“父亲,这位是……”

  仁祥:“哎呀!凤儿你怎么不认识他?他便是鼎鼎大名的阿旺法师啊!快叫法师。”

  美凤:“法师,您好!”

  阿旺则向她点点头,细心一看,想不到她会如此的美:瓜子脸孔配上一个樱桃小嘴,好像一朵盛开的桃花;皮肤白里透红,气质高贵,体内还散发出阵阵幽香;胸前一对骄人的双峰,修长的美腿配衬着那迷人的臂部,简直是仙女下凡。

  心想:没错,是她了!

  阿旺见了美凤后,向房里望了一望说:“可否让我看看你的手掌?”

  仁祥:“凤儿,快把手给法师看看,叫法师给你指点指点嘛!”

  美凤把手伸了过去说:“法师,请指教。”

  阿旺接过了手一看,说:“此女过了二十三岁出嫁,必大褔大贵。不错,不错!”

  其实阿旺是为了要再一次证实她的处女之身,藉故看手掌罢了,结果很满意的说不错!其实不错是指上天对他不错!

  法师见目的已达,便回到客厅坐下说:“你的问题不大,只是小事一桩!”

  仁祥:“那法师可要我为您安排什么吗?”

  阿旺:“你只要为我准备六十只海龟的血便行,我要用六十只龟的血补回你这六十年的营养不足,让你回复往日的雄风,这样你心里的烦忧和那股青气也会烟消云散了!”

  仁祥听了大喜道:“那什么时候交给您好呢?”

  阿旺:“七天后你亲自拿来给我,我在山上等你。我走了!”

  仁祥:“到时我一定亲自拿上来给您,法师用了膳再走嘛!”

  阿旺不答的直走出门外,心里头说:“你杀了六十只龟,看你怎样成仙?哈哈!金光……哼!”

  哪知阿旺走出去后,却不是回去山洞,而是去了鸟类饲料店,买了两百只蚱蜢,再到棺材店去。老闆见他来了,上前敬礼后,阿旺坐下说:“今晚你替我安排四名大汉,我有要事要上山;也帮我找一个下葬一年至两年的屍体,要年青男的,最好挑选那些不是用好棺木下葬的。明白吗?”

  老闆:“明白,明白,一定没问题!”

  这时候,店门外一阵喧哗,老闆赶紧出去看是什么一回事?见有一名大汉,神智不清的吵着要回家睡觉,却来了棺材店找棺材睡,吓得伙记脸上发青,不敢上前制止,老闆又无计可施,还引来了一群路人观看。

  这时候,阿旺法师走了出来,上前捉住大汉的手,往胸口一拍,大喝一声:“给我滚!”

  大汉也应声倒地。随后阿旺说:“用水把他淋醒吧。没事了,叫他以后不要再乱踢东西!”

  又向老闆说:“我的事别忘了!我走了。”

  老闆说:“是,我一定记住了,法师您慢走!”

  接着那名大汉也开始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说是输了钱,回家途中见有个罐在地上,便随脚一踢,本想发泄一下,哪知一踢之后,跟着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后来路人告诉他,是阿旺法师救了他,还叫你以后别乱踢东西,他听后马上跪下叩头说:“以后不敢了!”

  全部人见状都称讚阿旺法师是神仙!棺材店的老闆也不敢怠慢,立即去办事了。

  第九章

  阿旺法师回到山上后,林婶和玛婶忙出来迎接,见法师买了很多蚱蜢,林婶问:“法师,您今晚做法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吗?”

  玛婶:“是啊!法师有什么要我们为您预备的吗?”

  阿旺说:“今天晚上我要到墓场去做法事,我想你们帮我准备一样东西,好吗?”

  林婶:“法师,您尽管说吧!我们一定会为您辨好,请放心!”

  阿旺:“那好!你们帮我准备一条沾有女人淫水的内裤,我要用来练那些蚱蜢。”

  林婶:“法师,不知您几时要用到呢?”

  阿旺:“我今晚十二点会用到!”

  林婶:“法师,现在已经傍晚了,我们上山下山的去找,恐怕来不及哇!”

  阿旺:“你们去想法子吧……嗯,你身上没有吗?”

  林婶:“法师,如果……我的可以用的话,就没问题,不过我怕会不够,因为我下面一向都很少水,怕会误了法师的大事!”

  玛婶:“姐,不怕,万一你的不够我帮你,不就行了吗?我也是女人啊!”

  林婶:“如果妹你肯帮我就行了,谢谢妹!”

  阿旺:“那就行了。对了,明天那些蚱蜢要用黑色的布袋装着,不可让它们见光!知道吗?”

  林婶:“是的,那我们先去准备。”

  阿旺:“去吧!”

  跟着他也休息去了。

  她俩准备了一个黑布袋后,便下山回到自己的住所。

  她们回到住所吃过晚饭后,林婶问玛婶:“妹妹,你真的会帮姐姐吗?”

  玛婶:“我当然会帮啦,何况是法师要用的。”

  林婶:“可是妹我可紧张,我怕我会做不到。”

  玛婶:“为什么呢?你平常没有给自己弄吗?”

  林婶:“我很少弄啊!那我们怎样弄呢?是我弄了,再将内裤拿给你弄吗?

  那多羞啊!“玛婶:”

  那倒也是,不然我们一起弄好吗?“林婶:”好吧!不知道我能接受吗?你说法师自己平常有没有自己弄呢?“

  玛婶:“我想法师哪会自己弄呢?他要弄,哪愁没有女人!”

  林婶:“我的想法和你一样。你有没有见过他的鸡巴?”

  玛婶:“我见过了,上次他和一位女事主弄的时候,不小心给我瞧见了!”

  林婶:“我也是。他那个可真大,又粗!”

  玛婶:“姐,你怎么啦?好像想给法师弄……是吗?”

  林婶:“坦白说,我很钦佩法师,就算他要弄我,我也不介意。”

  玛婶:“那姐你自己弄的时候,有没有幻想着他呢?”

  林婶:“我啊?有……啦!”

  玛婶这时候向前一拥的说:“姐,我相信你日后必定有机会。走吧,我们进房了好吗?要不然可赶不及十二点了!”

  林婶:“好吧!妹,我们进房。”

  进到房后,玛婶向前一拥,还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林婶也回亲了她一下。玛婶双手一抱,两人乳房贴着乳房,四手环抱,拼命地对吻着,玛婶把舌头伸进林婶的嘴巴里,不停地撩动,林婶也不甘示弱的回敬,用手在玛婶身上摸索,一直摸到乳房。跟着把她钮釦解开摸进去,摸手一抓,觉得这乳房不小;另一只手也从裙底往里伸进去,不停地在她臂部抚摸着,还把手往阴户里抠,玛婶受不起这般的挑逗,也把手摸向林婶的阴户。

  玛婶被林婶摸了阴户后,下体开始润湿,阴蒂还不停被她揉着,忍不住喊:“姐……你真会摸,我下面开始湿了!摸进去嘛……我想……”

  于是林婶用手挑起了她内裤的边,把手指头伸了进去,一碰到阴唇,用中指在中间轻轻一插,知道她已湿滑了,便转上摸向阴蒂,用中指在阴蒂上轻轻打圈。

  玛婶受她这一挑弄,马上把林婶抱紧,伸手进林婶的衣内,把她乳罩的前扣解开了,捉着乳头拼命地按,还用手指夹着乳头说:“我们把衣服脱了好吗?”

  林婶:“嗯,好……”

  于是两人开始脱衣服了。

  她们脱光了衣服后,也把内裤拿了上床,玛婶:“姐,你的奶子可真大!”

  林婶:“妹妹,你的也不小啊!来,让我亲亲。”

  玛婶于是把乳房移向她的嘴巴,当林婶的嘴巴亲向她乳头的时候,她不禁喊道:“啊……姐……你好会吸……吸得我好痒啊……啊……我受不了……我也要吸你的……乳房……啊……姐……我下面好痒……你的腿借……给我……快……

  啊……“玛婶也把嘴巴移向林婶的乳头上吸吮,还用牙齿轻轻的咬,把林婶咬到”啊……噢……爽啊……“的叫起来。

  玛婶一面亲一面往下移,把自己的臂部移向林婶的嘴巴,而自己把头向着林婶的阴户,然后拨开她的阴唇,将舌头舔向里面。

  林婶喊:“妹……你做什么?啊……啊……我受……不了……了……啊……

  嗯……嗯……我好痒啊……爽……啊……我也……要亲你下面……“林婶也拨开玛婶的阴唇,用舌头头顶了进去,不停地撩啊撩。最后还把手指插了进去,插到玛婶”啊……啊……嗯……哦……啊……噢……哟……啊……“的叫起来。

  玛婶投桃报李,也用手指插进林婶的阴道里去,舌尖不停舔弄阴蒂,林婶:“啊……你……好……啊……我……爽啊……啊……快……啊……我……就……

  来了……我……啊……来……了……“全身猛颤几下,涌出一股淫水,忍不住泄了身。

  没多久,玛婶也泄了。她们马上用内裤把两股阴精和淫水全都抹起来,说:“这该够了吧!”

  第十章

  她们两人整理好一切之后,便马上跑回山上去找法师。一进山洞,见法师已经在等着,于是忙把内裤递了给他,说:“法师,您要的东西我们已带来了。”

  阿旺:“好,你们辛苦了!”

  于是拿了出来一嗅说:“嗯,味道不错啊!”

  两人羞着红着脸一笑,说:“谢谢法师!”

  林婶心里可高兴极了。

  阿旺跟着将内裤丢进了黑布袋里,把那两百只蚱蜢也全部倒了进去,再拿近口边念了几句咒语,只见蚱蜢跳动得非常猛烈。

  阿旺:“好,你们的淫水真够味,我要它们全吸了,那时候威力可非同小可啊!”

  这时候棺材店的老闆来了,敬了礼后说:“法师,您要的人都来了。”

  阿旺:“那你找到我要的坟墓吗?”

  棺材店老闆:“找到了,离此不远,死时不过二十三岁!”

  阿旺:“他怎么死的你知道吗?死时可有血流出体外?”

  棺材店老闆:“他是遇溺而死。”

  阿旺高兴得跳起来,问道:“此话当真?”

  棺材店老闆:“我可以肯定,死者我认识的。”

  阿旺:“哈哈……天助我也!那明天也可派上用场了。哈哈!”

  棺材店老闆:“法师,我们几时可以开始?”

  阿旺:“好,我们这就走。你们两个也累了,今天就在这里睡吧!”

  她俩道:“谢谢法师!法师您慢走!”

  阿旺带着那些人走了。

  半夜三更在荒山野岭,又无街灯,那些风吹过来像针刺,到处又听到可怕的声音,要不是跟着法师同行,相信他们都会给吓死。

  棺材店老闆:“法师,就是这个了……您看,死时二十三岁!”

  只见法师上前看了一看,把右手搭在石碑上,口中念了几句咒语,好像用感应力去证实什么东西似的。片刻后,阿旺站了起来说:“不错,是遇溺死的,你们快挖吧!”

  四个大汉马上便拿起工具挖坟。

  挖了片刻,已见到发了霉的棺材,阿旺走向前,叫他们撬开它,于是他们三两下便撬开了!里头一阵臭气散了开来,各人都闭了气跑开,只有阿旺不慌不忙的跳进棺材里,拿起两支蜡烛插入屍体的眼睛部位,只听阿旺说:“要你死后也变成瞎子,看不到我们在做什么!”

  阿旺拿起一个罐子,用手把屍体上的屍虫全部抓进罐内,还把那屍体反转过来,又取出另一个罐子,把屍体臀部上的屍虫抓进去,其余的一切都放进第一个罐子里。

  捉完后,便叫他们几个人回来,原来他们不敢看,都躲到另一边去了。这时候见法师已做完,便走过来把屍体草草的埋了,只有棺材店的老闆烧了几支香给他,也许死者是他朋友的缘故吧!

  回到洞里,林婶和玛婶见了,马上起身迎他进来。阿旺坐下后,把那两个罐子拿出来,再将那黑色袋子中的蚱蜢拿出来。奇怪,原来里面的蚱蜢全死了,两人大吃一惊说:“为什么死了?我们可没动过啊!法师……”

  阿旺说:“我知道,它们是挣扎跳到虚脱而死的。”

  他生起了两个火堆,把第一个罐子的屍虫放进里面烧,又把第二个罐子和蚱蜢一起烧,烧乾后便把它们磨成粉。阿旺此时说了一句:“大功告成!”
【完】